当前位置:wealink.com.cn搞笑井不知自己有多少水 等
井不知自己有多少水 等
2022-09-13

井不知自己有多少水

大学生小耿被调到沙窑村当村长助理。沙窑村是个穷村,问题一大堆。小耿感到信心不足,就谎称家里有事,回了老家。

那天,父亲正在地里浇水,见小耿哭丧着脸回来,知道他遇上难题了。于是他边浇地,边探听小耿的心事。待弄清了事由,父亲说:“你为什么就不敢尝试呢?”

小耿说:“我怕没那个本事。”

父亲的脸色沉重起来,想了很久,对小耿说起往事:“我娶你娘的时候,你爷爷和奶奶都有病,我就不敢娶,怕扛不起这个家。你上中学时,家里穷,我又差点要求你辍学回来干活。现在呢?咱家房子翻盖了,你爷爷的后事料理了,拖拉机、收割机买了,你奶奶的身体也好些了,你也大学毕业了……这么多年,这么多难事,咱们都挺过去了。这人的心胸啊,是被难事撑大的;这人的本事呀,也是被难事难大的。”

小耿想起往事,不由泪水盈盈,他叹了口气,说:“您怎么确定我一定有那个本事呢?”

父亲用手指指前面,说:“你看这口井,是土地承包那年打的,周围三百亩的田,每年都是这井里的水浇的。三十年了,抽出了多少水呀。这井啊,不知自己的水有多少,要是知道了呀,一下子冒出来,别说这三百亩地了,就是咱们全村,也全都被它淹了。”

小耿听了父亲的话,背上行囊,到沙窑村报到去了。

(作者:金昌)

行善化劫

有兄弟二人,在西山遇到了高僧。高僧告诉他们,兄弟俩四年之后有一次劫难,唯一解救之法就是多行善事,积德解难。

打那以后,哥哥在村里修桥筑路,养老抚幼,无偿地帮助他人。

弟弟同样也行动起来,他种果树,种粮食。收获了,就接济那些吃不上饭的人。

眼看四年就快满了,哥哥去见高僧,问是否已化了劫难。可这次高僧一语不发,只摇了摇头。哥哥感到奇怪,可又无奈,便下了山。

回家途中,突然天降大雨。哥哥发现一间土屋可以避雨,便弓着腰躲了进去,结果一声雷响,土屋倒了,他被压在了下面。

哥哥的两条腿在这次事故中残废了,这个变故使他痛苦至极。想自己几年来无私付出,为何仍遭此大难?他叫弟弟背着自己又去了西山。

哥哥问:“大师,我几年行善,不辍一日,为何还遭此难?”

高僧不答,而是抬头看着弟弟,问:“你呢?”

弟弟回答说:“大师,我只是行善,时间久了,就只是行善,忘了化劫的事情。”

高僧合上眼,说:“这就对了,为化劫而行善,不是全善;为行善而忘劫,乃为大善啊。”

(作者:尹新财)

与大师握手

钢琴家克莱德曼到中国演出,演出一结束,索要签名的人就排成了长龙。最前头的是一对父子。克莱德曼拿起签字笔,问他们想签在哪里。

不料,这位父亲竟然说:“我们不要签名,我只想让我的孩子握一下您的手。”

克莱德曼觉得很奇怪,周围的人也都很不解。

这位父亲向克莱德曼深鞠一躬,然后把儿子拽到身前,摸着他的头说:“这孩子对钢琴很有悟性,打小就苦心练琴。这两年,他接连获奖,每次比赛总是拿第一。”克莱德曼眼里流露出赞许之意,示意他说下去。“他有些飘飘然了,觉得自己很了不起。最近,他到处炫耀,根本没心思练琴。今天我就是想让孩子明白一个道理,怎样才算真正的钢琴家。”

克莱德曼伸出那双与钢琴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大手,微笑着对孩子说:“来吧,孩子,你是好样的。”

孩子的小手迟疑地伸上前去,瞬间,他似乎被克莱德曼指头上厚厚的老茧电到了一般,猛地一缩。孩子明亮的双眼痴痴地望着对方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钢琴家,钢琴家……”

此后,这个少年潜心苦练琴技,终于获得巨大的成功。

(作者:邱刚;推荐者:杨宝琴)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