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wealink.com.cn奇闻女星之女遭绑架 匪徒拍下裸照轮奸致死:竟因无良媒体
女星之女遭绑架 匪徒拍下裸照轮奸致死:竟因无良媒体
2022-09-19

1997年4月14日晚,台湾龟山墓园内,天色昏暗。

一行人打着手电筒,在漆黑的地面上搜寻着什么。

一名女子,凭直觉找到了一个塑料袋,用筷子和叉子,小心翼翼地拆开,里边是一个铁饭盒。

掀开盖子,是一团沾血的卫生纸,揉开一看,是一截血淋淋的,手指头!

女子顿时瘫跪在地,悲痛难当,竭力嘶吼:“快点!你们谁快点救她好吗?快点!拜托你们!”

除了这截手指头,饭盒里还有3张半裸照,和一封求助信。

信上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:妈妈,我被绑架了,现在很痛苦,你一定要救我,他们要五百万美金,不可以连号,要旧钞票。不可以报警,要不然性命休矣。

这位女子便是台湾当红女星白冰冰,台湾人称“综艺一姐”,被绑架的是她的独女白晓燕,年仅17岁,两人相依为命。

残忍的绑匪,剁下了白晓燕的左手小指,拍下3张她裸露左胸的照片,并让她用作业本上撕下的纸写下求救信,统一装入塑料袋中。

在接到绑匪电话后,白冰冰根据指示到墓园找到女儿相关物品。

独女被绑,白冰冰悲痛、无助。

在友人的建议下,她选择了报警,并筹备赎金。

警方高度重视此案,从台北调集了700名警员,专案小组入驻白冰冰家中。

赎金对白冰冰来说不算难事,加上警方的大力支持,女儿应当会回到白冰冰身边。

然而,接下来事情的走向开始变得荒诞起来。

大明星白冰冰独女被绑,这一爆炸性消息,被媒体获知了!

就在第二天,《中华日报》和《大成报》抢先报道了白冰冰女儿被绑架的新闻。

随后,台湾媒体就如嗜血的狼群,闻着血腥味而来。

黑压压的长枪短炮,一辆辆电视直播车,盘旋的采访直升机,把白冰冰家围得水泄不通。

白家的电话铃声不断,记者们毫不在乎这样是否会阻断绑匪打来的电话。

如此一来,谁都知道白冰冰女儿被绑架了。

为了女儿的安全,白冰冰先是抗议,后是在采访镜头面前,痛哭流泪,苦苦哀求媒体们:“要是让歹徒知道警察与媒体已知道了,我女儿将有生命危险,拜托大家离开,不要报道。”

然而换来的,只是记者们暂时退后一条巷子的举动。

而发出去的报纸杂志也无法收回,警方只得四处派人收购该,希望不要激怒绑匪。

4月17日,在与绑匪多次周旋后,白冰冰与便衣女警开车前往指定地点交赎金。

然而,一众媒体闻风出动,驱车紧跟在白冰冰车后。

警察实在看不下去了,停下车来,对后面的记者大骂:“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?你们这样做,是会逼死人的。”

可是记者们却无动于衷,还嚣张地喊着:“他们(其他台的车)不撤,我们也不撤!”

两天里,绑匪先后7次更改交款地点,然而每次都有媒体紧跟其后。

最终,交易不成,悲剧却酿成了。

4月18日,因不满白冰冰报警,歹徒轮流强暴了年仅17岁的白晓燕,并对她进行殴打,致其肝脏破裂,腹部出血,最终结束了美好而短暂的生命。

此后4天,白冰冰再也没有接到歹徒的电话,后面再接到的电话也无实质线索。

直到4月28日,在一处臭水沟,一具冰冷的女尸被人发现。

虽然后来歹徒们被击毙、被抓,但白晓燕再也回不来了。

一歹徒落网后,在交代作案细节时说:切白晓燕手指时,因刀太钝,切不下,竟用了一块砖头使劲往刀背一敲,才切掉了指头。

如果说歹徒是凶狠的坏人,那么这帮无良媒体更是恶毒的帮凶。

明明女儿抓住了救命的稻草,却要眼睁睁看着一群人,无情地把她推下悬崖。

这对于一个单亲妈妈来说,是何等的悲痛欲绝。

如果无良媒体有罪,那么谁来制裁他?

事实上,没有媒体受到惩罚,唯有白冰冰独自承受伤痛。

此后的二十多年里,她更是以泪洗面,难以走出惨案的阴霾。

当然,出现这桩轰动一时的“媒体杀人”惨案,和台湾当局治理无能也有一定的关系。

但背后暴露的,就是商业与资本操纵之下,媒体为了追逐流量而背离道德的嗜血本质。

再不加约束之下,便造成了这个极端的案例。

今天看到关于袁隆平同志死讯的谣言,我彻底怒了。

更让人感到寒心的是,这起谣言,竟然是由民众信任的官媒率先发出。

而一众权威媒体和各路不知名自媒体,迅速跟上。

随后该消息被辟谣,该官媒也发出一则简短的声明与致歉信息。

何其简短,何其轻描淡写,并无说明为何酿成此等大错。

无论是疏于核实,还是为了流量刻意为之,都是有背媒体人的基本操守。

袁隆平同志国士无双,对待其死讯,媒体岂能如此儿戏?

前段时间,演员吴孟达因心脏衰竭被谣传死讯。其好友田启文出来澄清,并怒斥造谣者:乱讲的人应该积点阴德!

虽然达叔最后还是离我们而去,但媒体那般盼着达叔离去,提前备好稿子,以求一个个10w+流量的心态,着实龌龊。

为博一时之流量,盼着名人离世,把人写死,是这个时代的悲哀。

最后,我想说。

作为公众媒体,作为媒体人,应当有良知和道德操守。

媒体的影响力,在这个信息化时代,变得愈发深广。

媒体人手里攥着的,既可以是笔,也会是刀。

它既可以妙笔著文章,书写美好,弘扬正能量;

亦会杀伤四方,不单杀伤民众,更是杀伤民众对媒体的信任。